今天是: 海宁市盐官全年潮汛表
 
首页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海宁纪检人

【喜迎70年】夏末秋初闲话时代变迁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10-08字号:[ ]

夏末的风不再燥热,坐在乡间别墅的楼顶小花园,惬意地喝着清咖,听着贾斯汀·比伯少时的音乐,思绪时不时回到永远不再的童年时代。

岁月静淌,宛如林间小溪,打扰或不打扰,它都不会停下脚步。一个人的一生,从懵懂童年,到莽撞少年,在到如水中年,恰似一条湍湍涧水,那样地美。回头看,稍纵即逝的吉光片羽中,那些渐渐模糊的往事,又在不经意间来敲打我们的心扉。

我小时候家里实在是穷,穷到什么程度呢——家徒四壁!前屋后屋加起来也就三四十个平方,墙是泥墙,门其实无所谓门,关起来不但嗝吱吱让人碜牙,村子里的狗还能钻得过。我和祖父在前屋睡过几年,弟弟和父母亲一起睡后屋。每年的春天,油菜花开的时候,村子里同龄的一大堆男孩便拿个空瓶,在泥墙的小孔中掏蜜蜂,玩得不亦乐乎。

70年代末,父亲造了新房子,前后有四进,祖父一个人住前屋。二进是灶间,我记得家里有一只破得不能再破的“粮厨”,是用竹子做成的,用得已经油光发亮,估计有八十年以上的历史了。可惜的是,在88年造房子时,父亲把它扔了,若能留着倒也是老古董了。三进才是卧室,东间是父母亲的床,还是跟弟弟挤着,西间是我跟祖母的床。四进是茅坑,当然除了茅坑,还有一个羊圈和一个猪圈,气味嘛,我不说你懂的。

80年代初的农村已经通电了,但用电紧张,或者说是舍不得用。虽然屋子里装了15瓦的电灯泡,但通电的时候不多。平时一般都用洋油灯,记忆中,一盏是用竹筒做的,一盏是用铁片夹了一个瓶子,但都很好看。或许是那个时候养成的习惯,现在的我总是很省电。很多年来,我常常会浮起那样的两面,母亲放任我坐在桌子上,姿势很夸张地趴着,然后咬着铅笔做着回家作业,而她就静静地坐在边上用竹针挑着毛衣。记忆里的画面,随着岁月变迁,愈发地美丽。

童年是快乐的,至少那个时候的孩子是这样子的。老鹰抓小鸡、捉迷藏、打“弹珠”、弹皮筋,是现在的孩子们闻所未闻的。玩得最多的是收藏香烟盒折成三角包,大红花、大前门、飞马、金猴、凤凰这些现在不大能见的香烟,它的包装盒成了儿时的最爱。每个男孩子都能从他的枕头底下捧出一大堆折成三角包的红红绿绿。儿时没什么运动,于是把大门拆下来,放在那只木条凳子上,中间放几块砖,便成很标准的乒乓台。乒乓球是那时唯一的体育运动,当然,我们都是个中高手。

童年很美,可惜太穷,没相机,所以记不起那时的模样了。唯一一张较早的照片是我小学的黑白毕业照,戴着红领巾,笑得没牙缝。当然,还少了一颗牙,呵呵。一张黑白照片,却记载着那一段美丽的儿时人生。我无数次地感谢那位摄影师,让我记得了我童年时的那张脸。

时光如梭,时代巨变,从吃不饱、穿不暖到尽享现代轻奢生活,我深切体会到了新中国的70年给老百姓带来的大变化。70年光辉历程,70年壮丽乐章。

(周王庙镇纪委 周国平)

   本篇文章已被点击



  【关闭窗口】
Copyright ?2008-2014 海宁廉政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共海宁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海宁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